三胞胎分别被贫穷、中产、富裕家庭领养 19年后意外重逢却揭开残

时间:2019-11-02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纪录片《孪生陌生人》(Three Identical Strangers),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曲折离奇的真实故事,一对从婴儿时期就被不同家庭领养的三胞胎,在分开近20年后巧合重聚了,“拐角遇见你自己”竟然神奇地成为了现实。

  本文来源:公众号“精英说”(ID:elitestalk)。如果您喜欢蓝橡树的文章,请记得要把我们“设为星标”哦!

  当兄弟们兴奋地拥抱在一起,在地上打滚,观众们也不禁为这失而复得的亲情而感动,可当我们层层揭开那暖心而动人的温情面纱,一个可怕的惊天阴谋才缓缓浮出了水面,而事情的真相,也让所有人感到脊背发凉…

  作为大一新生,鲍比对未来的校园生活感到无比好奇,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同学和老师们竟然像已经认识他很久一样,热情地和他打招呼,还有女孩会冲过来,给他一个吻。

  当一脸懵的鲍比来到男生宿舍,却遇见了艾迪的一个好哥们儿。当这个同学看见鲍比时,也有点被吓懵了——因为他刚刚才和艾迪通过电线公里外的家里。

  “你是不是也是被领养的孩子?” “你的生日也是7月12日吗?”当这位同学和鲍比确认完这些关键信息,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——鲍比,很有可能是艾迪素未谋面的亲兄弟!

  当门被打开的刹那,长得一模一样的鲍比与艾迪互相望着对方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。

  在媒体对这个充满人情味的故事进行大肆报道后,有人在报纸的照片上,看到了两个与自己的朋友大卫长得完全一样的人,而“领养”、“生日是7月12日”这些关键词,也让人不得不相信——这并不是双胞胎,而是三胞胎!

  他们都爱吃中餐;都喜欢抽一个牌子的烟;都曾是摔跤选手;甚至对女性的偏好都一致。

  后来,兄弟仨甚至利用人们对“三胞胎”的好奇心,在纽约开了一家“网红”餐厅,开业的第一年就场场爆满,赚到了100多万美元。据中车广东相关负责人介绍,管家婆最新服装版教程

  与此同时,合伙创业的三兄弟也分别找到了自己的真爱。三人先后结婚生子,生活也渐渐安定。这仿佛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,最爱的人都在身边,一切都幸福得那么不真实。

  就当三兄弟沉浸于突如其来的团圆美满之时,有一个疑惑却深深困扰着领养他们的父母。

  当年三个家庭在前来领养孩子时,却没有人告诉他们,自己领养的男孩实际上还有同胞兄弟,他们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分别将三个孩子带回了家,也间接造成了兄弟分离的“悲剧”。

  “我们分别被一个蓝领家庭、一个中产家庭和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收养。”鲍比的养父是一名医生,养母是一名律师,他们衣食无忧,居住在美国最负盛名的“富人区”。但是鲍比的养父母工作非常忙,陪伴孩子的时间并不多,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为孩子提供最好的资源,帮助他成长为健全的人;

  艾迪成长于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,养父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教师,但艾迪的养父非常保守,对子女的教养态度也十分严苛,从小到大,艾迪都与他缺少沟通;

  大卫的家庭是受教育程度最低的,养父母都是移民,英语是他们的第二语言。他们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杂货铺,勉强能够维持温饱。而大卫的父亲却是三位养父中最温暖而幽默的,他有大量时间陪伴孩子成长,与孩子平等沟通。

  几年后,《纽约客》记者劳伦斯在无意间发现了80年代的一项秘密研究,有人故意将领养机构的双胞胎或三胞胎分散给不同背景的家庭,只为研究一个横亘于科学界的难题:

  ”而这三兄弟,刚好就是其中一组实验对象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三兄弟和他们的家人陷入了愤怒——整整分离了19年,错失了漫长岁月中的彼此陪伴与共同成长,只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研究需要?而且,要不是一连串的巧合,他们有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。

  直到这时,三兄弟也才渐渐想起来,从小到大的确有陌生人以“领养机构回访被领养孩子的状况”为名登门拜访,给他们做各种各样的实验, 并观察他们的反应,而养父母都以为这不过是领养机构在例行公事,也因此习以为常。

  经《纽约客》记者劳伦斯的深入调查,唯一能够确认的是,当年被动参与这项实验的孩子,绝对不止三兄弟。这些人有着和三兄弟相似的经历——被不同家庭领养,从小到大接受着领养机构的“回访”。而他们原本认定的人生,不过是一场实验而已。

  在记者劳伦斯的努力下,当年这项实验的负责人——美国著名儿童心理学家彼得·纽鲍尔终于被找到,减肥产品排行推荐什么减肥产品好。可当记者想进一步接触此人及所谓“实验成果”时,却遭遇重重阻碍——

  先是高龄的彼得拒绝了采访,并在不久后离世;之后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他的助理,可对方除了进一步给出开展实验的一些细节,比如承认三兄弟的姐姐也是作为“控制变量”被提前安置在不同家庭以外,对实验成果亦是一无所知。

  这项实验相关的全部材料与从未发表的“成果”,都被封存在耶鲁大学图书馆。劳伦斯满怀激动地想要申请访问,却再次被拒。记录显示,这些资料将被封存至2066年,而到那时,所有与实验有关的人都将不在人世。

  三兄弟错过了彼此近20年的光阴,骤然重逢的喜悦之后,因为缺少了成长中的陪伴与磨合,矛盾最终在累积中爆发。

  因为餐馆经营理念的意见相左,兄弟之间的争执演变成了剧烈的冲突,在一场大吵之后,鲍比退出了生意,也离开了艾迪与大卫,而被抛下的两个人,则觉得自己受到了背叛。

  成长于中产家庭、但从小受到养父严厉管束的艾迪,情绪渐渐走向了崩溃。他患上了躁狂抑郁症,日本3天内6次向中国“抗议” 炒作“中国军事化东海”,在一个寒冷的冬日,举枪自尽。

  血脉相同的兄弟姐妹,在成年后面对困境时所表现出不同的反应模式,也许是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回答“先天还是后天”那个问题。

 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,那些把人类当作小白鼠的科学实验无疑是残忍而不道德的。可在某个特定的年代,如“分离三胞胎”这样的人类实验,却在“科学万岁”的口号下,受到人们的膜拜。

  20世纪40年代,为了研究青霉素对于梅毒的治疗效果,危地马拉上演了一场可怕的“实验”,共计1500名妓女、囚犯、士兵感染了梅毒,再以治疗的名义被研究观察,无数人因此丧命。

  1971年,著名的“斯坦福监狱实验”为了证明环境可以逐渐改变个体性格,把人当作囚犯进行凌虐,给志愿者带来了无法愈合的心理创伤。

  儿科心理医生Lauretta Bender为了研究电击对治疗儿童精神分裂症的效果,对纽约一家医院至少100名3~12岁的儿童做了电击痉挛实验,其中一名儿童曾连续20天遭受电击。

  科学家曼尼为了证明人生来就没有性别差别观念,便把一个男童变性为女童,并让“她”与双胞胎哥哥进行“性爱演练”,以强化其性别意识。成年后,这对双胞胎兄弟都选择了自杀。

 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曾说过,“在这专利的年代,各种新发明——无论是拯救灵魂,还是伤害肉体,一律被说成是出于一番好意。

  作者: 克里斯,精英说90后小编,香港传媒小硕,一个脱离高级趣味涉猎广泛的嗷星人。精英说是全球精英、留学生的聚集地。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,这里有留学新知、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,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。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(ID: elitestalk)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六合马报| 香港赛马会挂牌之全篇| 宝典图库彩图现场开奖| 十二生肖今晚开奖结果| 刘伯温开奖结果百度| 红梅特马诗心水论坛| 香港马会雷锋报彩图| 十二生肖六哈哈采| 六合宝典| 波肖门尾图库7467皇冠|